孑然之火

淡圈忽扰,只窥屏,少在网上留言。

温暖小段子(一)

当星谷朦胧中醒来摸着身边冰凉的床铺,星谷叹息一声,果然还是习惯了那雪永远在身边。(๑•́ωก̀๑)
温暖小段子(二)
自习课,星谷看着手机犯花痴,他非常不爽,哎!又看上哪个美女了?抢过同桌的手机,满满的都是自己的照片。他瞪大眼睛看着星谷微红的脸,“反…反…正你都看到了…你看着办吧…”他看着星谷吞吞吐吐的样子,生气的吼道“妈的什么叫看着办啊!你丫好歹也要跟我…告白一下啊!”
温情小段子(三)
那雪发着低烧还来上课,星谷翘了课,回来就看见那雪拿着卷子坐在他的位子上,因发烧而带着红晕的脸满是恨铁不成钢“你说我教了你那么久你还考不及格还翘课!你知不知道你都要被开除了!你能不能干件出息事阿!” 星谷把手里的退烧药塞给那雪,笑了“和你在一起,算不算有出息的事!
温暖小段子(四)
半梦半醒间,摸索到枕边的空寂,起身发现睡在身边的人已不见踪影;不会又…开灯查看;果然,小小的人儿蜷缩在地上睡得正香,怎么会有这么夸张的睡癖。那雪把他捞上床,并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 “唔…你干嘛把我抱着啊?” “为了避免你再睡到地上。”
温暖小段子(五)
他们一起唱歌,那雪为他做饭早已成了习惯。总是无话不谈形影不离的他们最近却总是独自一人,准确说是x一直忙着什么忽略L,询问只说喜欢上一个人准备表白。L在他表白当天堵下他,把他困在墙角带着怒意道“我不准你喜欢别人!”后者闻言把手中的礼物朝他一丢“我就是傻了才打算给你表白!”
温暖小段子(六)
深冬的清晨,外面刚下过一场雪。路上只有他们两人,手牵着手,走在未被人踩过的雪地上。 开始时,两人只是默默的走着,只能听到嘎支嘎支的踩雪声,但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弱弱的问了一句:我…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啊…问完后,我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把自己围巾的另一边默默的也围在了他的脖子上。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牵着他的手,走向前方。
温暖小段子(七)
星谷和那雪又一次因为歌剧的事情争吵,背对背的入眠。 夜半被子滑下床他惊醒,发现自己和往常一样躺在他的臂弯里。 他小心的将被子抽起来盖在两人身上,却发现那个微微打着鼾眼都没睁的笨蛋在寒凉气温下不是第一时间抱住被子; 而是无意识的收紧揽住自己的手臂,将被子掖进自己脖子里.
温暖小段子(八)
“被窝先生,请、请放开我!已经中午了,人、人家真的要起床了!” “再陪我多呆一会儿。” “不行啦!你、你不要突然压上来嘛!” “真想就这样抱着你过一辈子啊。” “不、不要说这种奇怪的话啦!” “悠太,你不想早起,想赖床,就直说!”
温暖小段子(九)
自从那天他练习到很晚,不知做了多少次这人的观众了,巧得出奇。 他紧紧搂着他的腰,唔好喜欢他的味道,好想据为己有。哎,怎么就到家了…他跨下车,边掏钱包边紧张地措辞想问他名字。 他第一次摘下安全帽:“喂,还不请我上去坐坐么?” 他抬起头,大吃一惊“那雪!怎么是你?”“唉!一直都是我啊!”
温暖小段子(十)
今天想画画 “喂,悠太,你过来一下。”那雪笑眯眯地对星谷招招手。 “怎么了?”星谷慵懒地走过来。 “我想画画,你给我当模特吧。” “哈?为什么?”星谷不太开心地看着那雪:“我有什么好处?” “我请你吃好吃的,糖葫芦如何?” “我要草莓的。” “可以。”那雪一边说一边打开颜料盒:“哎~呀!没有你衣服的那种颜色了!” “哦,那怎么办?不画了?” “不如……”那雪笑得温柔,但是在我看来很奸诈:“我画裸体好了!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小悠太~为了糖葫芦~快脱吧~” “……”
温暖小段子(十一)
那雪说:“男女比例3比1!” 我们答:“ 一对情侣一对基。” 那雪说:“错!大错特错!!一个腐女看3P 众人:…… 星谷:“你们别当我不存在!”
温暖小段子(十二)
"新年 快乐~"星谷看着自家那雪穿的喜气洋洋的 向他拜年. 他微笑,说:"同乐."他家那雪手 一伸,"压岁钱." 然后,他抽出钱包里的工资卡, 大方的放在宝贝手里. 然后搂过宝贝,压 倒在沙发上,笑眯眯的说:"这是今年的压 睡钱."
温暖小段子(十三)
上选修课,因为星谷坐在旁边,那雪紧张又兴奋却不敢表现出来,只好假装认真听课。
结果,等他从桌子上茫然的抬起头时,他才发现自己睡着了,课也上完了,人也走光了,除了…
“醒了?”星谷正坐在旁边,手撑着下巴看着脸越来越红的他,“都是你,睡相这么可爱,害我都舍不得走了呢。”
 温暖小段子(十四)
那雪今天跟别人告白,他闷在家里。
突然有人拍门,打开门,惊讶的看到了他。他说那个女的跟一个女的跑了,而他也没来见证他的告白。
星谷苦笑:"看着喜欢的人和别人结婚,心会很痛。"
那雪狠狠骂道:"你脑子被坑填了是吧"
刚说完,被他扑倒。
半小时后,那雪为他换上了新衣服,一起步入恋爱的殿堂。
温暖小段子(十五)
星谷买了个相机,闹着要照照片。
奈何那雪总是害羞,不敢照试了几次拍下来都是僵硬的姿势,星谷有点生气:“那雪,我今天一定要拍到你不害羞为止!”
那雪抢过相机,揽过星谷,抱住他,按下快门:“这样行了么?”
星谷拿过相机看着相机上那雪笑的灿烂,和他们那紧抱的姿势顿时红了脸。
温暖小段子(十六)
星谷从表演完回来之后,常常一个人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那雪:悠太你也要装文艺青年吗⊙▽⊙
星谷:……
那雪:悠太你是在思考人生吗⊙▽⊙
星谷:……
那雪:悠太你是在想涨姿势的问题吗⊙▽⊙
星谷:不,我只是在想为何我辣么厉害(´-ω-`)
温暖小段子(十七)
被子君(那雪)见他睡着缩成一团,轻轻抱住。
他翻了个身嘟囔:“热!”把被子君(那雪)一脚踹到地上。
几番反复折腾,被子君(那雪)摸摸脑袋趴在床边,气呼呼瞪他,心里想着再不管了,随他感冒去。
只见他慢慢挪过来,揪住被子君(那雪)的手小声说:“冷.....”
刚还生气的被子君(那雪),忍不住笑,摇摇头,爬上床将他重新抱进怀里。
温暖小段子(十八)
星谷:天花寺,你喜欢李易峰吗?
天花寺:?
星谷:那胡歌呢?
天花寺:谁?
星谷:我靠,那你总知道苍井空吧?
天花寺:我去,他也拍那个?
温暖小段子(十九)
那雪:“星谷,如果让你选择继续上星路,还是选择我?”
星谷:“……”
那雪:“快回答我的问题啊!”
星谷一把将那雪抱住,在他的耳边低语:“那我们在一起吧!”
有了这个小段子,才能有星谷放弃一切,只为和那雪在一些。
话说这个小段子,是番外群星的隐退,未写出来的。
温暖小段子(二十)
那雪回想起高中回宿舍的路上,深秋,只穿单衣的他冻得直哆嗦。星谷在旁边开口“那雪,这些书帮我提着。”
“干嘛要我拿!”
“要你拿你就拿着!”
习惯了他的没心没肺,白了一眼却还是接过书袋,快步往前走。
突然星谷从后面抱住了他,腰也被环住,耳边传来阵阵热气“傻瓜,现在还冷么。”
温暖小段子(二十一)
我曾坐在公交车里,不停向外寻找,目光在那对牵手的老人身上停留许久。我想我已经找到,那个曾经辉煌说要拥抱到老的承诺。口袋里手机在响,来电显示的是我爱慕已久的前辈,我漠然将它关掉。只因为,我想到一直躲在我背后的另一个少年,他说过,比任何人都爱我,以前的我不去理会,以前的我满脑子都是前辈。那个少年一直盼我回头,哪怕给予他一个微弱的笑。
后来,命运让我选择了那个少年。他说,亲爱的,我等你很久了呢。
我说,没有比你更傻的人了。他说,至少这样可以让你放心依靠,到老。
温暖小段子(二十二)
“今天想我没?”
“想了!”星谷莞尔一笑,手指温柔的点了点屏幕上害羞的那雪。最近他好像一天不见他,就会心痒痒,有时间就会看看那雪的照片。
将至年末,星谷也忙了起来,很久没有去看照片了。一日他正要打开电脑, 看到自己床上坐著一个黄头发的少年。
“你看着我的照片,还不如亲眼看见我。”扑倒!关灯!

温暖小段子(二十三)
星谷满心期待的跑回家,“那雪我们今天吃什么!”
满屋寂静,星谷这才想起那人已经回家去了,要过几天才回,闷闷的取出冰箱里的牛肉和胡萝卜放油开炒。
几天后那雪回家,看着星谷变尖的脸皱眉,“好不容易喂胖,这几天怎么又瘦了?”
星谷一把那雪抱在怀里,“不是你做的,都没心情吃。”
温暖小段子(二十四)
“啊啊啊啊啊啊啊!”那雪在厨房狂叫。
“喂!你喊什么啊!?”星谷无奈地摇一摇头。
那雪拎着菜刀跑出来:“有有有......有老鼠!还跟着我......”
星谷满头黑线:“它喜欢你吧......”
“雅妹蝶!”那雪叫的更大声,然后声音突然变小,“我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
温暖小段子(二十五)
“最近微博上在传,有的国家同性恋要受到可怕的刑罚哦…” 那雪紧张的向星谷说着,从微博上看来的事。
“怕什么,我们又不是那些国家的。”星谷拍了拍他的头,安慰安慰他。
“可是…唔!”星谷狠狠吻住他的唇。
“反正你也早就被判刑了,还怕什么?”星谷轻轻一笑。
“啊!?”
“你,被我判了无妻徒刑。”
温暖小段子(二十六)
星谷走后的第五天,那雪也把自己关在房里五天。
每天就这么对着星谷的照片,听着星谷最爱的音乐,耳边响起的也是星谷那性感的嗓音。
“我在的日子里,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
“一定要吃早饭!”那雪摸摸照片上的人,自言自语。
“怎么办,我开始想你了”
“拜托,我出个差而已,搞的跟我死了一样”星谷拉着行李出现在那雪的面前。
温暖小段子(二十七)
在一起的第四年,一天,那雪打开日记本,里面记录了当年的一些事情。
看到星谷在一篇日记中得瑟的写到,在我心中,我的媳妇那雪是最好看的。
晚上两人靠在沙发上,玩着爱疯,那雪将自己的照片用软件,做了一张发福中年大叔照片,递给星谷看。
“喂,我变成这样的话,在你心中,还是最好看的吗?”
“想到能陪你一起,从好看的小伙变成好看的大叔,就觉得很幸福。”
温暖小段子(二十八)
“那雪,数学笔记借我。”
“哦。”
“那雪,PSP借我。”
“哦。”
“那雪,我要去参加同学聚会,西服借我。”
“……哦”
三年后——
“那雪……可不可以把你的病借给我……然后……把我还给你……”
温暖小段子(二十九)
「我爱你」
「哦」
「我很爱你!」
「哦」
「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我说,」他终于放下手里的笔。
「你这次又闯什么祸了?」
「是这样的」面前连睡衣都没换下的那雪露出卖萌的表情。
「今天有个女的打电话来,说要你明天去相亲,我说我就是你恋人,给回了」
「然后?」
「然后她说她是你妈妈」
「……」
「走,去见我妈」星谷抓起刚刚换好衣服的那雪,便走向门口。
「喂喂,见你妈,干嘛?」
「你迟早要见婆婆的,现在正好」
「星谷,我还没准备好了」
「这种事,不用准备,一切有我了」
「……好吧」
温暖小段子(三十)
星谷推门看见颀长的背影,在忙碌。
"你在干什么?"
"收拾行李"那雪头也不回地说。
"去哪?"
"离开你就行"
话音未落,身后的人突然紧紧环住了他,鼻尖埋进他的头发。急喘的气息,充满那雪的感官。
"我不放"那雪感到环着他的手臂在颤抖,回头看到星谷眼睛紧闭,阳光英俊的脸上满是痛苦。
那雪心中一阵刺痛。
"傻瓜,道个歉都不会"然后丢下了手中的行李,转过身抱住星谷。
温暖小段子(三十一)
“那雪,你冷吗?”
“不是很冷。”
“那就是冷了。”说完星谷拿来大衣给他披上。
“那雪,你饿吗?”
“不是很饿。”
“那就是饿了。”说完星谷端来热好的饭菜。
“那雪,你喜欢我吗?”
“不是很喜欢。”
“那就是喜欢了。”说罢星谷把那雪压在了墙上。
“你怎么这样?!我说了我不喜欢,你干嘛和我对着干。”那雪想要挣脱出,星谷那强势的怀抱。
“我乐意,谁让我喜欢你了!”说罢星谷看着那雪,因为听到这句话后染红的脸,星谷靠近他,那雪连耳根处也染上点点红晕。
河蟹——
温暖小段子(三十二)
某日,星谷成为音乐学科的学生,风组和柊组一起开庆功宴,在宴会上星谷喝酩酊大醉(明明不会喝酒,还死撑)。
第二日,当他悠悠睁开眼,竟看见那雪侧卧看着他,那凌乱的衣服,脸上一幅羞涩的表情,闹那样!
他猛然惊醒,星谷敲敲因为宿醉头昏昏沉沉脑袋,努力回忆着,昨晚没发生什么事吧???
他头皮一炸,没敢掀被子确认,嗫喏着开口:“我酒后…乱…乱性,但是我会负责的!”
“嗯”羞涩的语气,但是他真怕下一秒那雪就对着他哭。
星谷小心翼翼地爬下床,三秒后——
“靠!我没对你干什么啊!!!”星谷看到自己的衣服穿的好好的,突然爆发。
“你刚才不是说,要对我负责任吗?”
“……”
温暖小段子(三十三)
【那雪,这是我女朋友(星谷在听从母亲的话,试试那雪)。】
  【……】
  【你好,我经常听到星谷提到你。】
  【……】
  【那雪,你好歹说句话啊……】
  【啊,你好,我是星谷的媳妇儿,我叫那雪透。】
【你好,我是星谷,他老妈。】
【星谷——】
【这个,儿媳妇啊!是我硬让我家倒霉孩子,带我来见见他口中,十句话有八句话都是我媳妇的你。别见怪!】
【这个,这是真的吗?】
【当然了。我家儿子没什么本事,你可别见怪。】
【恩……】
【臭小子,还不过来。】
【星谷,你妈妈平常都是这样吗?(小声)】
【唉😔,我都说了,你别担心我妈那关,她扒不得我找男孩子了(大家郁懂得,腐女啊)。我爸就更不用操心了,他是个妻管严啊!
【好了,臭小子,领着我的儿媳妇回家吃饭。】
温暖小段子(三十四)
那雪光着一双白嫩的脚丫坐在地上安静折纸,长长的睫毛弯弯上翘。
“我演公主!”然后把折好的衣服拆掉。
“为什么,星谷不演王子?”歪歪斜斜地折好了一架飞机。
星谷托腮,“王子不可以真的吻公主。”
那雪不满地撅撅嘴巴,“那你演什么?”
“苹果。”星谷说罢戳戳自己柔软的脸颊“记得要咬喔”
那雪听到,“星谷,你这个色狼!(///ˊㅿˋ///)”说罢便将手中刚刚折好的纸飞机,扔向星谷。
“好了,好了,表演快开始了,期待你的表现哦(´-ω-`)……”说完便先入舞台的后面。
“谁要你期待啊!”那雪口是心非地尾随着星谷的脚步,进入了后幕。
温暖小段子(三十五)
星谷酒量很差,两瓶啤酒就能把他灌醉过去。那雪平时如果想套星谷什么话,就会哄星谷陪他喝酒。这次,他高兴地多喝了
几瓶。
今天早上,星谷从宿醉中醒来时,发现那雪正满面泪痕地看着他。糟了,一定是昨晚说了不该说的话。
“媳妇儿,无论我昨晚说了什么都不是真的!”星谷辩解道。
“笨蛋,”那雪狠狠打了他一拳。
“你昨晚向我求婚了。”
“……”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