孑然之火

淡圈忽扰,只窥屏,少在网上留言。

这是第一种结婚:
这天,那雪正在准备星谷吃的便当。
手机一震,那雪拿起手机一看,是星谷打来的,接通:“喂?”
“是我,我 要结婚了。”
心里一漏:“哦—”
“我要结婚了。”
“哦”
“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你也不祝福一下?”
祝福?他扯动嘴角。
“嗯,祝你们幸福。婚礼在哪办?”
“荷兰”
“卧槽,结个婚去那么远干嘛?”
“你要是个女的#(呼~)  ,就没人反对我们在一起了。”
“什么#(惊讶)  ”
“行了,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出发。”
没等那雪说话,电话便断了。
那雪听完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收拾东西的这段时间里,那雪脑袋浑浑噩噩地准备好了。拎着行袋,一下楼便看到星谷在等他。
“星谷,我们真的要去荷兰吗?”
“当然,你以为了。好了,快上车。”星谷拎过那雪手上的东西,把它们放入,一早便来的出租车后面。
“来,上车,师傅去飞机场。”
一路上,那雪的头脑还是浑浑噩噩的。一直上了飞机,都没有回过神来。
————荷兰教堂
那雪被人简单的装扮了一下,与星谷一同穿着礼服,饰样虽然差不多,但是颜色却是各自最爱的。内涵的花纹,迷漫在衣服上,显示出制作的人,用心。
星谷为那雪戴上戒指,一只简单的戒指,里面刻着双方名字的英文的简称。
下面就是大家熟悉的情景了,神父为他们祝福。这些就不写了。

接上另一种
酒店的房间里——
“嗯……”舒舒服服地躺在宽敞的双人大床上的男子睁开了黄湛湛的双眼,然后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他拨开自己额前有些凌乱的黄色头发,揉了揉眼睛,然后睡眼惺忪地坐起来,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深黄色长袍睡衣已经有些滑落,露出他白皙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带着朦胧的睡眼,迷茫的眨巴眨巴了几下。
他终于注意到,或者说,终于决定对房间里另一个人的存在做出一些反应了,于是清了清嗓子: “早安,星谷(/≧ω\)。”
一头卷曲棕色的现任伴侣,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抑制住自己捂脸的冲动。
他的爱人,平时的生活习惯却太过不拘小节了一点。虽说不得不承认他在这个状态时特别迷人——想到这里,星谷就出了神,然后瞬间晃了晃脑袋,在内心扇了自己一巴掌,重新集中了注意力。
幸好这里的人们都比较注重隐私,所以没人知道爱人的随意生活方式,他曾经有一次冤枉地成了对方可怕起床气的受害者,结果完全不想体会那种经历第二次……
看到那雪摇摇欲坠的睡袍, 星谷习惯性地随手将一套白色的日用长袍扔向对方,而仍然窝在床上的男子也条件反射一般看也不看地伸手抓住了飞来的衣物,嘟囔了一句“多谢(///ˊㅿˋ///)”。耳边带上点点红梅。
在几秒之内,他已经衣冠整齐,整理好情绪,精神焕发地出现在了星谷的眼前: “今天早饭你想吃什么?”
星谷再次咽下了第一百次涌到自己嘴边的吐槽,认命地问道: “呃……面包,果酱,还有香肠?”
那雪歪头思考了几秒,然后耸了耸肩同意了,“好的,我会把你的那份多涂点果酱的。”
————
星谷接过爱人递来的装着新鲜面包和香肠的盘子,满意而安静地吃了起来,在用完早餐后满足地感叹一声,“还是那雪做的饭好吃啊(๑>؂<๑)”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映衬着房间里的两个人,周围淡淡的温馨。

评论

热度(11)